2013©上海回力鞋业有限公司
 
发布日期:2013-05-24来源:回力
字体大小:AAA

让符合企业实际的创新模式凸显,打破常规激发员工打造升级版产业--上海国企:培育激活“创新因子”

稿件来源:解放日报   作者:徐蒙/刘锟/谢金晶

 

 

 

轻舟正过万重山

        国有企业,是国家综合实力和社会生产力的一支重要主力,被称为共和国的 “脊梁”和 “家底”;国企改革,又是以市场化为取向的经济改革的“排头兵”和“突出点”。上海聚集着一大批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,他们在转型发展的今天,如何迎难而上抓创新,怎样奋发有为促改革,为全社会所关心。从今天起,市国资委与本报联合推出“都市脊梁,创新先锋”系列报道,力求多方位、立体化地呈现上海国企在改革创新中的真实面貌和生动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 国企较多,体量较大,这是上海的优势,也说明上海国企改革的任务很重。推动国企改革,要有开阔切实的新思路、新举措,要勇于探索新路径、新模式。在这个问题上,国企自身的创新意识和全社会对创新的支持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 国企改革面临“深水区”和“险滩”,面对思想观念的障碍和利益固化的藩篱,激励改革的重要前提是宽容失败。国企改革是一种探索,前路充满风险,也会有不成功甚至失利。我们既要讲决策的科学性,又要有“允许试错,宽容失败”的氛围,这是我们对国企改革最大的理解和支持。

本报记者 徐蒙 刘锟 实习生 谢金晶

        高耸入云的上海中心、重现辉煌的80年老品牌、与世界大牌同场竞技的时尚服装……今年以来,面对市场竞争,沪上众多国企注重梳理创新过程中的经验与教训,让符合企业实际的创新模式凸显出来,激发员工动力,打造升级版产业。

        “改革不能靠惯性,要想清楚新情况下究竟该怎么变、怎么走。”上海市国资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杨建文认为,经济不景气时,国企抗风险能力较强,在许多行业中体现出优势;经济复苏时,国企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,只有培育活跃的“创新因子”,完善改革创新的内在机理,才能先人一步。

 

创新动力:按市场规律激励

        吴兴路丝绸集团的老大楼,办公室里处处显露“老国企”的痕迹。谁能想到,这栋楼里走出了在上海最黄金地段立足、与世界一线时尚大牌同台竞技的沪产女装品牌。很多白领粉丝以为叫“LILY”的牌子来自海外,殊不知它是土生土长的“上海牌”。

        董事长徐伟民把品牌的成功归功于手下一支“精英级”的设计与营销团队,这些人年龄不大,很多大学毕业就进公司,十年磨一剑做出了品牌。而随着LILY品牌价值的提升,骨干的年薪最高已超百万元,个人价值在市场化激励机制下得到了大幅提升。徐伟民坦言:“我们是体制内的企业,但做的是竞争最激烈的行业,为什么不能按市场规律进行激励?”

        10年前丝绸股份是上海国企改革 “试验田”:49%股权保持国有,51%归60名经营者群体。“十年企业赚了10亿元,国有资产增值了十倍,这便是改革释放的红利。”徐伟民说。

        同样,在“日长夜高”、探入天际的上海中心,背后有一支来自上海建工机施公司的年轻团队,给予他们的激励,是打破常规,快速发展的岗位平台激励。

        机施公司人才激励最大特点是让新锐脱颖而出,让一线人员迅速成长。公司目前35岁以下优秀青年担任公司部门负责人及进入分公司领导班子的有17人,担任分公司部门负责人的有26人,还有99人担任项目经理、项目工程师等。而针对施工一线的机械操作工人制定的“机械技师评定办法”,以及设立的“能工巧匠俱乐部”,也拓宽了高技能人才的培养渠道,打通了一线操作工人的上升通道。

 

创新环境:容错才敢冒险

        上海西北角,当记者走进上海最大、国内最先进的固废处置中心时,闻不到一点垃圾的气味,绿草如茵、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    这里已成为全国处置医疗废物的一面旗帜,而这,曾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。2003年非典后,上海曾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建立医疗废物处理产业,没想到技术应用因水土不服而失败。面对别人的失败,固废中心的一群年轻人站了出来。在固废中心副总经理、总工程师邹庐泉的带领下,技术攻关团队放下思想包袱,在试错中摸索前进。他们分析发现,国内医废处置之所以有问题,关键在对废物分析上做得不到位。很多设备在国外运转良好,但一到国内就水土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,与国外不同,国内的医废中含有大量的玻璃物品,焚烧过程中会成为“牛皮糖”,几天就要清理一遍炉子,效率极低。团队经过几个月日夜攻关,采用国际主流工艺,采用回转窑技术,炉子在焚烧过程中,可以左右转动,解决凝结问题。另外由于国家规定医废进炉前人不能接触,国内医废中连沙发垫子等大部件的东西都有,极容易卡住进料系统。固废中心独立开发出一套自动上料、输送、清洗、消毒的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 邹庐泉介绍,国内医废焚烧同行都有生存困境,当时也考虑到进军这一行业的难度,知道花巨大力气创新,也可能像别人一样失败。“然而没有创新不是从冒险中来的。”邹庐泉说,固废中心的种种创新得到母公司上海城投的全力支持,宽容的创新环境让年轻创新者充满闯劲。目前固废中心新一轮的垃圾焚烧灰飞再利用已形成产业化成果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过去国企创新者最怕的,就是遭遇困难时,马上被要求‘踩刹车’,‘查责任’,这让大家不敢迈开步子,不敢承担风险。”在上港集团采访时,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张有林这样表示,国企创新只有精神不够,企业必须为创新创造各种条件,其中“容错”是重要一环。张有林介绍,上港集团已开始探索创新的容错机制,将创新带来的失误失败与一般违纪违规严格区分。“比如举报电话打到集团纪委,我们会先看举报的问题是否因创新所致,若确是出于公司利益的创新改革,不仅不予追责,还要想方设法保护创新者的积极性。”

 

创新选择:抬头和埋头之间

        如何平衡创新过程中“着眼未来”与“紧贴市场”之间的关系,上海国企也在历练中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上海电气电站集团曾经历过创新模式多次转变。电站集团总工程师袁建华介绍,最早在煤电行业,用户只认国外技术,主机厂只能跟着外企创新;后来通过自主创新声音变响了,市场成为导向,客户要什么,企业着力创新什么。可企业渐渐发现,若始终被眼前市场牵着走,最终还会落后。于是近年来电站集团又将实验室里的长期、前瞻创新放到重要位置,开启“技术引导市场”的思路。“研发中心里科研人员为短期见不到成果的新技术忙得不可开交,公司则采用长期激励为他们的长效创新作保障。”袁建华说,除了鼓励“埋头创新”外,企业同样重视“抬头”,每次重大前沿技术创新前期,电站请来用户做创新的“评判者”,判断需要“埋头”的长期研发走下去,到底市场需不需要。这几年实践下来成效明显,已经产业化的二次再热、620度等新技术项目接到多个大订单;洋流发电、超导电机等更前沿的技术为企业后续发展储备竞争力,电站集团再次站在了行业转型的有利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 在轮胎行业,有80多年历史的双钱品牌辉煌重现,这也源于双钱瞄准子午线轮胎的技术创新。双钱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,很多人以为造轮胎就像蒸馒头,生胶进去熟胶出来,其实为了保证轮胎的安全稳定,往往一项创新技术就要花好几年来验证,这需要耐心和坚持。双钱近几年科研方面的年投入占全部收入的3%—5%,并与全国多所高等院校保持着长期合作。2010年双钱研发出集环保、节能、新工艺、新材料等优势的FE低滚动阻力轮胎获美国环保署认证,全球只有四个国家产品通过该认证,双钱为中国轮胎跻身全球“绿色轮胎”领域获得了准入证。创新成果被市场认可后,双钱并没有因高速发展而失去 “耐心”,目前双钱集团仍在坚持全年开展基础研究,在物理、化学、工艺等多个方面从头夯实基础、探索未来。